2016 金點新秀設計獎 決審總講評

圖片

1301971【節錄自 YOUNG PIN 100on 2016年05月28日 at 上午 8:00】

由七大召集人領軍的 35 位評審團,在經過一天激烈的決審馬拉松後,從 759 件入圍作品中,選出 7 件年度最佳和 35 件金點新秀設計獎共 42 件作品。從初審的電腦螢幕前,走到展場看實體作品,評審是怎麼看待今年這 700 多件入圍的新秀作品呢?

第一次受邀擔任評審的邱于芸也說,在評審時,有時候她會被展場其他非視傳類的作品吸引,也因此她期待往後設計能有更多元的對話和跨界的互動,不管你是做 APP 的,還是平面設計師,都需要知道彼此的專長才能合作。

學生在表現形式上都很努力,但在內觀、脈絡的連結上就顯得專業不足,希望之後能有更多結合個人風格和內觀脈絡的作品。

閱讀完整文章

廣告

領路人手扎之三(巴黎):[女人的衣櫥—跟著自己一起老]

圖片

11231691_10153134224193927_5896830439618901512_n

本來就知道八月不是到巴黎的季節,但是既然到了英國義大利,還是順道繞去了。每一個城市在不同時刻都會有自己的樣貌,旅行不只尋求複製樣版模式,其實是感受到它如何不同。果然,到了旅館,才下午三點多,四周幾乎所有的小店都關著,街上很安靜,沒什麼車。

旅館在巷子理,是一棟老住宅改裝的。旁邊的小店一家家果然都是關著門,門上貼個小紙條,說何時再營業,兩週到四週不等。儘管一放假就放一個月,櫥窗外沒有鐵窗,裏面的陳設也是像開門做生意時一樣,多彩豐富。

巴黎是個文化大城,以時尚、藝術與美食聞名。我前前後後來過許多次,多半是參加活動,並不常旅行。名勝古蹟逛得不算徹底。倒是因為這一次,大多數的店都關了,忽然發察覺到巴黎的一個特別之處—巴黎人的生活。

其實對一個遊客來說,巴黎一點也不方便。地鐵站與站之間距離很遠,計程車非常難找,通常連電話叫車都難,價錢是從他開始來接你的時候起算。到餐廳想用餐,服務生會放下手裡正在擦的玻璃杯走過來,臉不紅,氣不喘告訴你晚餐七點才開始!晚上營業的店家也不多,九點不到,買個水,得走快半個小時才找到一家小雜貨店。幾天下來,我有個感覺:「這個城市需要你去適應她,她不必適應妳。」

巴黎街區大多是歷史建築,小鋪子特別多,有幾種店很醒目。那就是女人的睡衣,花店,麵包店。

路上常常看到有人順手買束小花,手拿著法國麵包。你可以想見這束花是非常可能插在他的窗邊或餐桌上,家裡可能也有一大個麵包桶,早餐就是切片麵包,塗上無鹽奶油或果醬再配上一杯咖啡。

感覺上,這些店家都是用來提供生活所需的。一家都賣睡衣的店一定要有很豐富齊全的商品,形式很多種:及膝大襯衫、長到墜地的禮服或是輕輕巧方便的小背心與短褲。天然質材,或麻或綿或絲,純白、草綠、嬰兒藍、鵝黃或是粉紅。你幾乎可以想見,法國女人可能不是只想出門穿什麼,而是今天晚上睡覺穿什麼?

不需要很有錢的家庭才能過有品質的生活。在台灣,很多花都是為婚喪喜慶插的,恭賀榮升、研討會、酒席、公關活動是最常看到花的地方,而不在大街小巷住宅窗戶旁,也不在上下班回家途中的人手裡。

我住的旅館是含早餐的。一大早,下了樓就來到像酒窖的地下室。桌子上餐具都擺好了,布餐巾、銀質刀叉、配成對的碗盤。四週則放了幾盤牛角麵包、玉米片、水果、火腿。穿著制服的女服務生,輕聲細語,堅定地用她的方式,輪流送給每個人咖啡一壺。等她進出廚房,成了獨自冥想或與臨桌交談的時刻。這讓我想起台灣的早餐。

台灣的小吃攤的發達可以從早上上班時間錯落在大街小巷的餐車分佈看出來。為了方便,大家都習慣了免洗餐具,習慣了紙杯紙盤,吸油紙袋,就習慣了沒有重量的食器。
也因此,當我們遠行住飯店時,旅館的自助餐自然就已經是一種提升。像菜市場一樣的小菜區、濃縮還原的果汁、看不出來原來長相的火腿肉、快成漿糊的稀飯。大多的旅客還是挺開心,因為吃到飽。

最近中央政府一直想辦法振興出口,射了好幾把箭。一個國家的商品能夠外銷,其實賣的不只是品項,而是品項的背後所代表的價值。貿易不只是經濟代幣的交易,而是文化與文化之間所交換的價值觀。價值從物品的功能中顯示出來。一樣東西再貴,再值錢,只要我不認同及背後所代表的價值,當然不會買。

一個國家想銷售自己的商品,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推銷一種價值。這些價值以文字以商品或成禮物,成了溝通的載具。 也因此,商品的靈魂是做為種族、心理經濟跟組織的符號。

價值的政治可以從生產的產品與暢貨量來觀察。我們喜歡德國的車,喜歡的是德國工藝的精神;喜歡法國的香檳玫瑰,因為欣賞法國人崇尚愛的自由,每一件商品,就是文化的履歷表。國家品牌的建立,就是以這樣長長久久積累而來。

法國(或巴黎)女人總給人獨立自主的形象,她代表了一種生活風格,思考的角度與生存的態度,不盲從,活在當下,優雅變老。 法國這樣一個國度,能培養出文化與品味,不得不跟她的教育制度連上。在高中時,哲學是必修。每個學生在大學能力測驗時就必須回答:「尊重所有生命是否是道德義務?」、「人類是否該為幸福窮盡一切?」或「減低欲望是否是追尋快樂的方法?」十六歲時,剛剛上高中,「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就是必修。

從小被教育要愛自己的,長大就會照顧自己。年輕時放假,遊千山萬水,長大帶著對自己的認識,優雅老去。法國的八月,就像巴黎女人,只有你去適應她,她不需要適應你,裝年輕,不需要滿身名牌。走路香香的,麵包、花、時尚又理想的衣櫃與獨立自主的生活哲學奠定了法國的文化創意產業藍圖。

沒有全家便利商店的自動門歌聲,或是7-11的「歡迎光臨」日子更自在。每當國外遊客讚揚台灣的便利時,我們就有一群人在犧牲自己的生活時間,提供便利。

若想要發展文創產業,應該看看自己衣櫃裡、肚子裡每天吃的喝的都是些什麼?憑什麼要別人買單?

領路人手扎之一: (劍橋)

圖片

11866248_10153119697533927_3886837586152646119_n

想在前面—[點子時代的終結]

點子時代即將結束,取而代之的創新秩序即將來臨!「點子時代」的絕滅絕對不是否定人類的想像力與創新能力!

2010秋天回台灣長住,依然把握許多機會回到劍橋,聽聽、摸摸、看看這幾十年來讓我睜開雙眼的城市。每次重返這所800年的大學,數年如一日,除了自己,感覺不到什麼改變:夏天就是草莓與語言學校遊學團,冬天就是早早下班的太陽加耶誕街燈。

腳踏車的鈴聲穿梭在毫無改變的無聲劍橋寂靜建築中,改變了世界。牛頓、達爾文、凱因斯,還有培根、羅素、涂靈。每次回到這裡,總覺得像車子進保養廠,它喚起自己的初衷,把陳腐洗淨。「點子時代的終結」,便是偶然在開車時不經意聽到的一場演講。我相信,它會再一次造成改變!

世界的繁妙與精巧能夠有今天這般境地,不可不歸功於人類想出的點子!點子不僅豐富了人,也改變了世界!在一切混屯不明時,出現了宗教觀,不管是泛神或是一神論,一個比眼前所見更大的系統駕馭了人類上千年的歷史。之後進入了理性時代,對於自然宇宙界的好奇產生了科學。再過幾個世紀,就是管理與效率的時代!這個時代的集大成是福特汽車工業,它把原本極為昂貴的奢侈品,變成了代步工具,另外一個案例就是德國希特勒的規模大屠殺!效率與管理成了人類浩劫,也使得反省這種極權思考,讓個人的創新創意發光,讓「夢想」造就了下一波的奇蹟!

二戰之後,西方世界專注於發明,創新發明除了國力展現,還改善了人類享受生活的方式:隱形眼鏡、電視、大小家電等進入了人類生活,工作不再是為了存活! 任何點子, 任何人類的創意,都值得鼓勵,都可以成為奇蹟!這才是所謂「點子時代」。就是相信:「只要有夢,就可以激發創意,創新就是成功的基礎,就變成創業!」

在2010,回到台灣,將劍橋大學「idea space」的概念帶到政大公企中心,隨著「創立方」(創新創意創業交易所)成立,讓還當年沒有多少人聽過共同工作空間紛紛開展,而今天它成了許多政府長官熱衷的項目,「青年」加上「閒置空間」的解決方案。

當時TEDx taipei 剛剛問世,從原本世界知名人士都曾主動或受邀到世界各大城市演說18分鐘演講的一個盛會,到今天不僅參與的城市多到記不得,現場越來越難找到對的聽眾。網站裡上千萬則影片讓人目不暇給。這些18分鐘的點子,好像琳琅滿目的Wonka Factory Nuts 糖果,讓空虛的自己有更多的刺激,分散認識自己的專注力!好像得了購物症的人,永遠尋找下一目標與獵物,週而復始。

放眼望去,台灣到處都是激發創意的場域,瓶蓋工廠、空總、花博、創客、maker… 數不盡的工作坊,腦力激盪出來的關鍵字,不是IOT,就是社企,不是台灣就是大陸,不是破壞就是viral..之類的名詞、別人的點子,一再回收。但是我相信,這些刺激並沒有使我們更加快樂。一切團聚,就像一朵朵天邊的煙火,光芒四射,但每一株都朝向不同方向,終究分道揚鑣!

下一個時代是什麼?沒有人知道!大家都在等待!也許下一個時代關注的對象不是別人的點子,而是自己!

從小到大,我們被設定的程式碼裡從沒有關注自己!觀察讓自己暴怒害怕的時刻,好好拍拍自己。關注自己的呼吸,感覺週邊的人機械化地從自己身體穿過,問問自己坐得、站得舒不舒服?想過什麼樣的人生?我們有沒有能力欣賞自己心靈丘壑而會心一笑?

「五年前的創意創新創業將會被淘汰!下一個內觀時代即將來臨!」這是2015年夏天在劍橋開車時的15分鐘從BBC 廣播電台學到的事!

「字得其樂」年會 文創大師分享

【聯合報系攝影中心╱記者陳柏亨╱即時報導】

聯合報系與台灣土地開發集團合作的「字得其樂」專案,下午舉行以「字立字強」分享會,從分享正體中文字的美與智慧出發,請來台灣民謠大師陳明章(右起)、阿原肥皂創辦人江榮原、葛萊美設計獎得主蕭青陽分享如何從正體漢字出發,在台灣的泥土裡找到感動,並化為成功文創商品。

活動策展人邱于芸表示,當對岸十三億人使用中文簡體字,台灣成了地球上保存中文正體字的最後淨土,「字得其樂」為尋找台灣文化的根源脈絡,將在聯合報系和台灣土地開發集團支持下邁出第一步,尋找台灣文創發展的可能。

不管是陳明章的音樂、江榮原的肥皂或是蕭青陽的設計,都是在文字裡找到力量,化成最在地的感動,這些感動也轉化成成功的市場產品;相信這些經驗能給台灣許多產業帶來啟發,從三個人「字立字強」的故事找到「自立自強」的方向。

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9/9126495.shtml